选择您的语言
最新消息

读卖新闻5/29 30 31 陆续报导台北宏孕诊所!

读卖新闻5/29 12版

三年来,有110个小朋友出生
 
「换我玩!」「不要,不给你!」。四月底在日本北九州市的公寓里,幼小的双胞胎兄弟为了一只涂鸦用的萤光笔而开始吵了起来。
这两位小兄弟是今年两岁的广田心辉跟心希。五岁的姐姐小枫跟妈妈顺子(45岁)一抱他们,他们就马上和好了。
这两位,其实是用年轻台湾女性的卵子提供而来的。
当顺子小姐40岁的时候,她跟先生晓彦先生(38)生下了长女小枫。在托儿所开始照顾年幼的小孩之后,小枫就有了「想当姐姐」的念头。就是这小枫的愿望让顺子小姐们开始做「妊活」。
 
她们试了六次人工授精跟试管婴儿,但结果是初期就流产或胚胎没有着床等等,在那之后可能受到年龄增长的关系,无法再取到足够的卵子了。顺子失望又失落,但这时她的主治医师给了她一个建议。 「有一个方式可以试试看,就是飞去台湾,接受卵子提供。」这一句话让顺子仿佛看到了一道曙光。
「我们已经有小枫了,不用做到这种程度吧!」先生一开始是反对的,但比不过顺子对热闹家庭的希望。顺子花了整整一周说服先生,夫妻最后在2014年3月,飞往了台湾。
 
她们看诊的是主治医师告诉她们的「台北宏孕诊所」。当天就取了先生的精子拿去冷冻,并提出了卵子捐赠者的条件,最后从几位候选人当中,选上了一位二十出头的小姐。
 
在那之后事情就进行地相当顺利。诊所养出了胚胎之后,等到顺子子宫变成了比较容易怀孕的状态,在六月她又飞到台湾来,接受植入再回国。十几天后,验出有怀孕了。
 
隔年2015年2月,顺子生下了双胞胎,现在他们个性也开始不一样了,一个比较可靠,一个比较会撒娇。
顺子说「我实现了我的梦想,对捐赠者真的是非常感谢。胚胎回到我的肚子里之后,就已经是我的小孩了。基因上有没有关系都无所谓,我对他们的爱情毫无差异」。
 
顺子没有刻意要隐藏卵子提供的事情,可是如果没必要的话,将来也没有打算告知孩子们。
 
在日本没有生殖医疗相关的法律,卵子提供也几乎没有人在做。就算有医疗机构在做卵子提供,也不会针对年纪大的人们而做,想受赠的夫妻通常需要自己找卵子的捐赠者。
 
这种情况下,在日本旁边的台湾就相当被注目。根据读卖新闻的调查,2014年到2016年这三年内,至少有177位日本女性到台湾接受卵子提供,并生出了110个小孩。我们将会探讨现状与考虑之后会面临的问题。

读卖新闻5/30 12版

捐赠者和受赠者 互不相识
 
询问在台湾接受受赠卵子且生下小孩的日本夫妻们,为何在台湾做的理由,除了「台湾人长相与日本人相似」、「距离很近」、「费用比较便宜」等等之外,答说「因为被法律所认可,让我很安心」的人也很多。
 
2007年,台湾制订了「人工生殖法」,内容包含了卵子受赠的相关规定。只有政府认证的医疗机构才能够进行,且医疗机构要向政府报告所有的病例。
 
法律上没有写捐赠者有报酬,但是,取卵用针对身体的负担很大,所以法律上允许提供给捐赠者上限9万9000台币的「营养费」,也包含了停工补偿的意思。在台湾,大学毕业新鲜人的起薪约2万7000元台币,营养费是它的快4倍,这个金额确实很吸引人。
 
去年6月捐过卵,在台北市就读研究所的女生(22岁),她笑着说「营养费花在了去日本的旅费和学费上了。」但是,「希望能够帮到辛苦求子的人们」,这份想法也是她捐卵的原因之一。
 
今年3月取过卵,一位住在台北的美容师(25岁),每逢过年的时候,她都会见到一位「因为很难受孕而烦恼」的亲戚,她做不孕治疗已经5年多了,但仍然没有结果,现在已经40几岁了。
 
她自己有一位已经预订将来会结婚,大她20岁的恋人,以及两个他与前妻生的小孩,因此她没有打算再生小孩,她说「因为卵子用不到,希望能给需要的人」 。
 
台湾卵子受赠的一个很大特征是,捐赠者与夫妻互相都不能指定对方,也无法得知对方的详细资料
 
夫妻那方只能够知道捐赠者的肤色、人种、血型而已,连照片都不能看。
 
于是在首都近郊的新竹市的不妊治疗机构「送子鸟生殖医疗中心」,有提供捐赠者与受赠夫妻书信往来之类的服务。
 
去年5月捐赠过卵子,住在台北的20几岁的幼儿园老师,她写了信给夫妻,里面说「我想珍惜这个缘份,希望两位可以顺利的生下小孩」,还送了自己打的毛帽。
 
「St. mother妇产科医院」(北九州市)的院长田中温先生,他积极的提供给日本的不孕夫妻台湾方面的消息,但另一方面,他也担心孩子们「想知道自己来历」的权利无法被保障。
 
目前的法律是,就算小孩将来想要知道,也不能让他知道他基因上的母亲。 「要好好讨论小孩将来的幸福和权利再决定」。田中先生对着正在考虑的夫妇如此说道。

读卖新闻5/31 12版

希望有地方可以互相讨论,并整理相关的法律
 
在台湾,卵子提供在法律上是被认同的,甚至有某些诊所会在日本东京或大阪开说明会。可以想像之后以这种方式生子的女性会越来越多,但同时也需要考虑到要有个地方可以互相讨论分享,相关法律也需要被整理等等,需要被解决的问题相当多。
 
台北市的「宏孕诊所」就是日本人在台卵子提供的代表性诊所。位于金融街高层大楼的14、15楼。妇产科医师张宏吉先生(50岁)在2012年开院了之后,2014年到2016年这三年内,已经有250组正在考虑卵子提供的日本夫妻来看诊。

 

2003年纽约大学生殖医学中心的Dr.Noyes赴义大利访问了慢速冷冻专家Dr.Porcu后,决心在NYU生殖医学中心发展人类卵子冷冻技术,便将这个大任交付于当时专任科学家的张宏吉医师以及来自中国的复制猫熊专家刘辉。然而相较于精子、胚胎冷冻技术已行之有年,当时卵子冷冻仍有难以突破的障碍,使得张宏吉医师迟迟不敢接受这项请求。面对NYU生殖医学中心主任Dr.Grifo与Dr.Noyes的再三请托,张宏吉医师终于下定决定挑战这项艰难的任务。
在2005年,人类卵子冷冻技术开发的成功案例被报导在美国全国公司电视NBC TV
并且在2002年至2007年间,连续六年在人类生殖领域的最高权威,美国生殖医学学会发表了13篇的研究论文报告

日本国内日报发行量第二名的朝日新闻于2013年以全版面介绍本院。
本院于2014年接受日本TBS频道「NEWS 23」新闻节目采访,该节目针对在本院借卵之日本患者进行贴身采访制作专题报导。
2016年,位于日本广岛报社所发行的报纸「中国新闻」亦大幅报导本院借卵治疗成果,一时之间蔚为话题。

 

回到最新消息

宏孕诊所 Copyright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每日浏览人数:158   总浏览人数:457583
地址:台北市中正区新生南路1段56号14楼 预约电话:02-2392-1920 意见信箱:3010129803@qq.com